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【我和阿罗约的故事】作者:不详
【我和阿罗约的故事】作者:不详
我和阿罗约的故事
 

 字数:6008字
 
  我是一名菲律宾华人,家父因为做生意,所以在政界经常出入,有时一些应 酬也带着我去,以便认识一些高层人物,为今后我接管他的事业打好基础。 
  在一次政府高级官员和工商界要人参加的酒会上,我第一次见到了阿罗约夫 人,当时她还是副总统,由于她父亲是菲前总统的原故,在菲律宾政商两界有些 很高的威望。我在电视上也经常看到她的身影,觉的她较小玲珑,气质清秀,在 猥琐丑陋的马来人当中算是上品了。
 
  不过我年少多金,身边不乏美女,金发碧眼的洋妞、皮肤性感的黑妹、举止 绰约的华女,皆共度良宵过,唯独对黑瘦矮小的马来女人没有多大性趣,但这次 与阿罗约夫人一见,却让我的一生从此改变。
 
  阿罗约夫人是和她丈夫一起出席酒会的,其夫阿罗约先生是个律师,虽其貌 不扬,但也颇有风度,那天他们一出场便集中了所有人的注意力,阿罗约身着一 身比较传统的红色晚礼服,虽然不暴露,但红装包裹之下,曲线凹凸玲珑,她身 材娇小,但天生政治家的风采却让酒会上丰乳肥臀的佳丽们顿时无光,在简短的 演说之后,她举着酒杯走向人群向众人敬酒,穿梭之间颇有鹤立鸡群之风采。 
  一时,她向我父亲走来,寒暄几句后向着早已目瞪口呆的我微笑道:「这是 令郎吧,一表人材呀。」
 
  父亲急忙说:「正是犬子,乔治敦大学毕业后在公司料理一些事务,年少无 知,请多指教。」
 
  阿罗约看着狼狈不堪的我,微笑更迷人了,说:「乔治敦大学,我可是你师 姐呀。」(阿罗约早年在乔治敦大学与克林顿是同学)。
 
  这时我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般,忙说:「师姐请多多指教。」
 
  阿罗约笑道:「英雄出少年呀。」
 
  这是我已经汗流浃背了,她朝我莞尔一笑后对我父亲说:「酒会后到我官邸 来一下,令郎方便的话,也不妨到我家一坐,好久没去乔治敦了,也想了解一下 母校的情况。」
 
  父亲忙点头应允。她又朝我一笑,便离去了。
 
  酒会上的一切与我已经麻木了,我沉浸在阿罗约的笑容中,久久不能自已, 父亲见我神态迷离,颇为不悦。好不容易等到酒会结束,我与父亲来到副总统官 邸。
 
  这时阿罗约已经换上了一套白色的家居裙装,隐约可见白色的胸罩,她与我 父亲谈了一些与美国公司合作的事宜,谈完后阿罗约先生来了,他与父亲很熟, 便和他谈一些生意上的事务。
 
  阿罗约对我说:「让他们谈好了,你随我上来,看看我在乔治敦的照片,给 我讲讲学校的事。」
 
  我连忙应允,随她上楼,她走在前面,上楼时裙摆移动见,淡黄肤色的小腿 在裙摆间浮现,我顿时联想联翩,不觉身下已有些变化。
 
  她带我进入她的卧室,卧室里陈设简单优雅,一股淡淡的香气萦绕,她请我 坐在谢谢上,从柜中拿出几本影册来递与我,随后便坐在我的身边,一股女人香 便刺透了我了肌肤,我翻着影册,不敢抬头看她,身下以颇觉肿胀。
 
  她年轻时比现在更显得娇小妩媚,在一帮金发碧眼的同学当中尤为出众,她 笑道:「那时我多年轻呀,现在都老了。」
 
  我抬头看了她,她已经40几岁了,虽然岁月在她的脸上以留下了痕迹,但 由于保养很好,皮肤还是看上去还是细腻光滑。
 
  她问我一些校园变化之事,我的胆子也慢慢大起来,平日里的风流本事也渐 渐显露出来,几句话便逗得她笑的花枝灿烂,她弯下身向我指着克林顿年轻时的 照片(克林顿那时好傻,色眼迷离的),这时她的头离我已经很近,可以嗅出她 的发香,眼光扫过,竟可看到她那包在白色镂花胸罩里的黄白色的乳沟和乳房的 上部。
 
  她的乳房可以看出是娇小的那种,握上去肯定是温暖如鸽,我不禁心摇神荡 起来,以我平日风格,我必揽她入怀,但这可是副总统呀,这样做简直是不要命 了。
 
  我的身下已经鼓胀的难以忍受,这时她抬起头来,见我满面通红的 样,似 乎觉察出什,微微一笑,我一紧张,马失前蹄,相册拿捏不住,掉在地上,我和 她同时去捡,因为我上身高大,她的手一下碰在我高高翘起的东西上,急忙收回 来。
 
  这时我也忙抬起身来,头正好和她相撞,她似乎有些痛,而且满面通红,我 急忙问她有没有事,她红这脸说没关系,我手足无措的坐在那里,不知干什说什 为好,可那不争气的东西却仍旧高高挺起,其势简直要顶穿裤子,这该死的东西, 出了这大的事还这样。
 
  我在心里念叨着:「老兄,快下去吧,平时我也没亏待你,你怎这没眼色呀。」 但越急他还越来劲,实在无法,我只好翘了个二朗腿,才勉强得以摭掩。
 
  阿罗约这时已恢复了平静,站起身来,朝我笑笑,说:「我们下去吧。」 
  这时我不知道那里生出来的胆子,突然起来,抱住她,吻了一下她的嘴唇, 她一惊,想要叫但没叫出来,我慌忙跑出卧室下楼,不料脚一软,跌下了楼梯。 
  这一下了楼下的父亲和阿罗约先生,佣人们急忙上前扶起了我,这时阿罗约 夫人已经一发不乱的从楼上走了下来,忙问我摔坏了没有,我没受多大的伤,在 确定无事后,我们长远告辞了,在走出门的时候,我回头望了一下阿罗约夫人, 她看我的眼神平静如水。
 
 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陷入迷乱之中,一边回味着她的幽幽的发香、迷人的乳 沟和软软的嘴唇,一边担心着我的无礼会不会对我们家带来什影响,父亲见我神 思恍惚,十分不悦,训斥了我好几次。
 
  10余天后,我们公司的一个工程开工,由于工程重大,阿罗约也到场剪彩, 她见到我时,只是对我莞尔一笑,好象从来没发生过什,剪彩结束后是餐会,阿 罗约在中场时说有些疲倦,我父亲便让我陪同到宾馆楼上的总统套房里去休息, 我和她的保镖一起护送她上楼,她今天穿一身米黄色的职业女装,穿着肉色丝袜 的小腿让我想入非非,我带她到客房后,便向她告辞,她说她想给大学的老师打 几个电话,让我替她查查电话号码,我心不禁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,莫非她…… 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
  她让那几个保镖在走廊里等候,说1小时后她出来,电话内容重要,不许任 何人进来。1小时,天哪!我心里已如焰火,但表面仍平静如常。
 
  保镖带上门走后,我随她先到客厅谢谢上坐下,我问她要给那几位老师打电 话,我手机里有储存。
 
  她朝我笑笑,没有说话。她示意我坐下,对我说:「有女朋友吗?」
 
  我急忙说:「上学时有过,现在分手了。」
 
  她仍旧笑着,说:「准备找个什样的当新娘呢。你英俊潇洒,门第又高,怕 眼光高的很呀。」
 
  我一时也不知说什好,半响才说:「想找个和夫人一样的,又漂亮又有学识 风度的。」
 
  那样的女人都经不起奉承,她笑着说:「我已经老了,漂亮什呀。」
 
  我忙说:「夫人哪里老了,我们年轻人都说,夫人乃我国第一美女,颇有些 忌妒阿罗约先生呢。」
 
  我逐渐胆子大了起来。阿罗约说:「呵呵,你倒是嘴甜。」
 
  我用平日里杀美女的眼光望着她,慢慢凑近到她的身边说:「我对夫人慕名 以久,上次虽鲁莽,但我能一亲芳泽,虽死而无憾。」
 
  阿罗约仿佛被这句话打动了,也痴痴的望着我说:「傻瓜。」
 
  我这时看着她职业装里白色的小衣和裙摆下娇巧的腿,按奈不住,便上前搂 住了她,她身子一震,想要抵抗,却又松驰下来。我吻着她的嘴,舌头伸了进去, 她没有抵挡,舌尖缠绕住我,我的手向下滑,摸着她穿着丝袜的双腿,丝袜质感 细腻,可以感觉到袜下的玉腿的柔软。
 
  我的手慢慢的向她的裙子深处进入,她穿的是连裤袜,我手放到她的幽穴位 置时,已觉得有些湿润,我用指尖隔着袜子和内裤慢慢的拿捏着幽穴,上边我取 出舌头(她似乎有些不情愿),吻她的脖子,用头挑开裙领,向下吻去,这时尊 贵的阿罗约夫人已经香汗微出,娇喘连连了。
 
  我猛的抱起她,来到内室的床前,将她轻轻的放平在床上,她脸上飞起红晕, 眼神已然迷离,嘴唇微微张开,我替她脱下黑色的高跟鞋,扔在一边,亲了一下 她的嘴唇,便撩起了她的下裙,手伸到她的臀下,拉开拉链,将下裙褪了下来, 这时她上身仍是中规中距、出入万人间的西装,而下身则是肉色连裤袜,透着性 感和淫荡。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,两个截然不同的风格,我时常在公司里也常常 将我父亲的秘书上衣并不脱去,而将下身脱的精光交合,别有一番风趣。
 
  连裤袜下可见白色的褛花短裤,隐约有一团黑色,我从连裤袜的上面脱起, 卷起来慢慢往下褪,白色的短裤露了出来,周边是蕾丝花边的那种,在三角部位 是花纹褛空的,有几丝乌黑卷曲的幽丝透了出来,我一边住下褪,一边亲吻着, 一直褪到脚跟后脱了下来,露出小小的脚来,她的皮肤是亚洲人的淡黄白,让人 感觉亲切。我吻了她的脚后,便回到了上方吻她的嘴,这时她的身体微微颤动着, 脸上赤荡,我急于看到她的乳房,便解开衣扣,除了上衣。
 
  她裙下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小衣,我一边吻她,一边为她脱下小衣,她伸开 手臂配合着我,里面便是那种一看就是上品的白色乳罩了,恰如其分的包着她娇 小的乳房。
 
  乳罩是前开扣的,我娴熟的解开乳罩时,她说:「你挺在行嘛,和不少女孩 好过吧。」
 
  我笑而不答,将乳罩扔在一边,她如鸽般的乳房便暴露在我的眼前,因为生 过孩子,乳房略有些松驰,我右手握住其左乳,轻轻揉搓,一边吻着她的右乳, 将乳头含在嘴里玩弄着,她的身体颤动着,用手抚摸着我的脸,轻呼着我的名字, 我吻完乳房后,继续用双手抚摸着,嘴顺着她的胸腹一路吻下去,吻到内裤后, 我顺势将内裤褪下。
 
  她的幽丝不多,构成一个三角形,我分开她的双腿,她未作任何抵抗,这时 副总统的幽户便被我一收眼底,马来女人的阴户比起华人来较大,但比起白人和 黑人稍逊一筹,阿罗约虽身材娇小,但阴户却不小,由于阴毛较少,所以整个阴 户看上去比较清爽,她的阴户口已微微张开,可见已显湿润,黑紫色的大小阴唇 由于受了润泽,有些娇嫩的感觉,整个三角地带因经常清洗和维护的缘故,看上 去十分诱人。
 
  我以惊人的速度脱去了全部衣服,阿罗约看到我年轻矫健的身材,不由抚摸 起来,我跨下之物早已高高翘起,雄壮异常,阿罗约见之,不禁双手握住,颇有 用口之态。
 
  其早年留学美国,看来对口交之事也交不反对,我便双手抱住她的头,让她 的嘴靠近我的阳物,她也会我之意,先吻了一下龟头,便将我的阳物前半段吮入 口中,我虽常经此事,但堂堂副总统为我开启香唇,却是千古难得之事,看来阿 罗约也惯于此道,一会用舌尖吻,一会吮吸,双眼紧闭,仿佛在品尝美味佳肴一 般,直吮得我酥麻之至,精液欲破口而出,这时我便从她嘴中取出阳物,吻了她 的唇脖一番后,再次分开双腿,从上面的阴毛吻起,吻过阴唇后便将舌尖分开她 的阴户门,直伸进去,在里面搅和翻腾。
 
  阿罗约虽云雨数十年,也经不住这的刺激,阴户中阴水似溪流般涌出,尝之 略有些咸味,只见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双脚蹬着床单,我怕外面有人耳闻,便 不再用此法刺激,便吻嘴摸胸,阿罗约身材娇小,小腿短小,却也是美中不足, 不过此时她的双腿夹住我的臀部,拿捏抚摸,也别有一番风味,我的阳物在她阴 户门前碰擦,却不进去,惹得她颇是急躁,喘气声加粗,我用手去摸时,阴水早 已泛滥成灾,将白色的床单湿了一片。
 
  这时她似乎有些上火,一边掐着我的肋肉,一边叫道:「快进来,快呀。」 
  这时我也早已按奈不住,便抬起阳物,对准幽户,只一下便刺了进去,直抵 深处,阿罗约猛然浑身发抖,将要发喊之际,我早已吻住其嘴,不让外面有所察 觉。
 
  我轻轻的压在阿罗约夫人的身上,吻她的唇、颈、乳,一边轻声呼唤着她的 名字「格洛丽亚」,她这时全身已经火烫,脸色赤红,口里呢喃着我的名字,两 腿蠕动,磨擦着我的身体。
 
  我的阳物在她的阴户上磨擦,却不进去,更惹得她淫水泛滥,欲火难熬,叫 着:「快进来,进来呀!」
 
  这时我也颇有些忍耐不住,阳物在早已湿透的阴户入口上寻觅一番对准后, 直刺进去,整根阳物便被她肥大的阴户吞没,这时她仿佛全身抽筋一般,啊的一 声叫喊起来,我急忙吻住她的嘴唇,才将呼喊压住。
 
  她已有数十年的云雨经验,又生过孩子,所以阴户宽敞,我在其中游刃有余, 来回抽动,她也配合着的的抽动,身体上下蠕动,节奏和我丝丝入扣。
 
  来回数十下之后,我让她到我上面来,她坐在我的身上,上下抽动,娇小的 乳房在抽动中上下晃动,我便用手捏住玩弄,这时她似乎沉浸在性爱的乐趣之中, 嘴里呢喃着,眼睛紧闭,动作也疯狂起来。
 
  如此数十下后,我又让她回到我的身下,扳开她的双腿,架在我的脖子上, 抬起她的臀部,对准阴户一阵猛刺,让后又让她用双手支着枕头跪下,我抱着她 的屁股,从后面刺进去,这时她的样子好像一条母狗一样,嘴里不停的呻吟着, 任我恣意玩弄,如此几番后我见时间已不早,便又将她放在身下,用劲抽动。 
  这时我觉得她浑身发抖,阴户一张一合,淫水以染湿了床单,看来高潮已经 来到,我拥紧她,一阵狂吻狂刺,只觉她猛地抽绪一下,一股暖流冲击我的阳物, 双手抓紧我的背肉,我知她已经丢了,遂将久欲出来的精液放射出来,精液与淫 水相击,我们都在同一时刻感到了人类最大的快感,两人的嘴唇狂吻着,身体紧 紧相拥,共享着这美妙的时刻。
 
  良久,我们从快感中醒来,她象一只小猫一样偎依在我的身边,两腿夹住我, 让我可以感觉到仍在自主收合的阴户,一边吻着我的身体,说:「好久没这样过 了。」
 
  我吻了一下她仍炽热的嘴唇说:「怎,阿罗约先生……」
 
  她怨恨的说:「他呀,年轻时还可以,现在连10分钟都坚持不了,每次都 和完成任务似的。我们平时都是分居的,一两个月才做一次。」
 
  「难怪,」我心里想着,嘴上说:「这美丽动人的老婆,他可真是亏待你了。」 
  说了一会话,时间已不早,我俩匆匆下床着衣梳妆,我拿了她的内裤说要做 个纪念,她娇羞不同意,我揣进我的口袋里,她来夺,我顺势搂住她,擒住她的 下身,打闹一番后,她也只好作罢,只好光屁股穿上连裤袜,在浴室里补好装后, 又恢复成为一个正派干练的女总统的面貌,她让我先走,我吻了她,不愿离去, 她说:「听话,再晚就有人怀疑了。」我只好作罢,依依不舍的离去。
 
  这时宴会已近尾声,父亲见我如此长的时间,我便解释说副总统给以前的老 师打电话搪塞过去。一会,阿罗约神采奕奕的出来,向大家致酒后结束了宴会, 便在众人的簇拥下回去了,临走时深情的望了我一眼。
 
  几个月过去了,我除了再电视上看到阿罗约外,再未见到过她,想念时,便 拿出有她体香的内裤自慰一番。这时,总统埃斯特拉达因贪污倒台,阿罗约任总 统,我想我们之间恐怕再也不能缠绵了。
 
  她任总统后数天,便在全国范围内招考总统府工作人员,我淫心不死,便报 名应考,结果高取头一名,一个月后,便被任为总统秘书处见习秘书,我想这肯 定是阿罗约的计划。
 
  任职后第一天,我便见到了她,从此后我便在她身边工作,有很多机会以整 理文件或起草公文等名义可以单独呆在她的办公室,时间不多时,我便撩起她的 裙子为她用舌尖解火,她也为我口交,时间稍长时,也不敢宽衣解带,只是撩起 裙子交合一阵而已,由于很小心,所以每次都达不到高潮。不过她即身为总统, 名誉上要极为小心,所以交合的次数也很少,在床上肆意交合的那种机会已经微 乎其微。
 
  我与阿罗约之间的情爱仍在继续着,虽然机会不多,但当看到国家总统抱住 我的阳物吮吸时,我总感到自傲,有多少人能有这样的际遇呢!
 
               【全文完】
 
[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 编辑 ]